房漏水找鴻飛更放心

防水媒體被收買比建筑滲漏更可怕

來源:轉載防水您我他作者:鴻飛西安堵漏公司網址:http://www.funkat.icu 

  近日,大家似乎都關注過一個非常可怕的現象:即《新京報》、《中國建材報》發文攻擊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一事,據透露是因“媒體被收買”。企業收買媒體最常見就是《新京報》、《中國建材報》針對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這一軟文發布方式,軟文精妙之處就在于一個“軟”字,好似綿里藏針,收而不露,由于完全打破了廣告和新聞界限,讀者自然深信不疑。

 “誰干掉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,誰就控制了中國的防水市場,誰就占據中國防水界高峰。”這樣的言論令人震驚。當少數人參與了“干掉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”的幕后交易,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之爭已經牽扯上各方利益,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之爭顯然已不再是一個純粹的材料問題。面對某企業集團從自身發展利益出發確定淘汰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,違背產業發展客觀規律,一個本該及時、客觀、權威、全面、平視的去引導公眾,讓公眾自己去選擇,讓市場去淘汰其產品的媒體,如今被幾個銅板收買,成了幫兇、成了劊子手。

 《新京報》家居版的記者曾到訪防水行業老大東方雨虹,寫下“工地測評︱要想廚衛不漏水,細節處理需到位”一文。據北京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生產施工大企業施工人員表示,其施工工地并未見《新京報》家居版記者到訪,可見其2016年12月8日所寫《劣質防水材料困擾建筑防水》一文是未經實地考察的“編寫”,失去了新聞報道所堅持的真實客觀公正原則,是違反新聞職業道德和從業規范的錯誤行為。

 《中國建材報》記者2017年2月24日所寫文章普遍文理不通、牽強附會。《中國建材報》記者所“撰”四個版的真實用意,頗具“笑”意,耐人尋味!按其所說“作為行業媒體,經過多方采訪和研究,在對此材料的性能、生產、施工、應用等方面進行充分了解。”之后,還能寫出這樣的文章,我不得不說《中國建材報》記者除了失去了新聞報道所堅持的真實客觀公正原則、違反新聞職業道德和從業規范,其三觀也出現了問題。

 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《中國建材報》劉媛媛、畢德鵬、張雅麗、段丹晨、黃瑩、韋堯、藺凱、伊梁祎等幾位記者同時將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定性為“滲漏之癰”?又是怎么得出“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是不稱職材料”“聚乙烯丙綸用作防水材料,在全球絕無僅有”“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在防水行業內已呈侵略之勢”“把整個防水行業攪得天翻地覆”“導致建筑垃圾激增”等驚悚結論?《中國建材報》版面負責人是如何復核那四個版針對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內容的?是什么原因讓《中國建材報》的幾位記者集體發聲?面對質疑,又是什么原因讓《中國建材報》的幾位記者集體失聲?媒體都有其嚴格的出版流程,是什么原因不走正常流程?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國建材報近1/5的記者如此冒險,發出一份四個版卻經不起推敲的所謂的“核心報道”。抹黑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究竟有何利益,其間又是誰在充當推手?

  作為社會公器的媒體,當你被一些企業利用,商業成分遠高于新聞報道本身,把媒體報道作為企業進行不正當競爭、打擊競爭對手的手段和砝碼時,你是否想過你掌握的版面或時間,是為公眾利益服務的?你是否知道為滿足大款們無限發財欲望服務,將對媒體本身的誠信和公信力造成多大的傷害?

  拋開“如何證明中國建筑滲漏就是聚乙烯丙綸防水卷材造成”這一問題,如果媒體被企業收買屬實,其危害遠遠超出那高達95.33%的滲漏。